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国●地獄●人間

此世随心张不古,斯文犹自留在人。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标明(zt)及(ztweb)的文章均为转贴,对于其中牵涉到事件的真实性,本人概不负责!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影响世界电影(ZT)  

2013-01-16 20:16:06|  分类: 奇奇怪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功夫熊猫3》(Kung Fu Panda 3)在2016年进入中国影院时,这个国家高度警惕的电影审查员们将不会看到任何意料外的不良内容。
毕竟,他们已经插手了电影的监制,在梦工厂的拍摄基地,不论是故事的主线、动画制作还是其他创意元素,无一不经过他们的批准。
中国的电影市场位居全球第二,紧随美国之后。进入这座增长迅速的市场对诸多电影公司以及电影制作人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同时也让他们不得不与中国的审查制度费力周旋。在这个国家,美国人的言论自由理念完全行不通。
对电影公司来说,不论是想要在中国发行一部制作完成的影片,还是与中国公司合作制作一部电影,并在这个国家拍摄其中部分内容,他们发现,通过中国电影缺乏透明且界限飘忽的审查制度,都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他们是否能够正确处理,可能意味着几十亿美元的得失。好莱坞许多大片背后的动力,就是国际票房收入,是否要投拍一部影片,往往也取决于此。电影公司依赖于顾问意见和以往经验,现在也越来越多地依赖外国官方的事先点头,去判断一部电影是否能通过审查。如果有问题,有时也可以通过申诉和磋商来解决。
但是派拉蒙影业公司(Paramount Pictures)不久前却从失败教训中认识到,有一些内容一定是通不过的,比如美国战斗机飞行员与米格战斗机缠斗这样的场面。该公司数月前向中国审查机构提交了新3D版的《壮志凌云》(Top Gun)。审查机构迟迟不予表态,他们终于明白,沉默意味着拒绝。
问题更多发生在直接涉及中国的影片。“任何外国人拍摄的有关中国的影片都会非常敏感,”导演了《木乃伊:龙帝之墓》(The Mummy: Tomb of the Dragon Emperor)的罗伯·科恩(Rob Cohen)说道。在中美联合拍片的一波浪潮中,他是较早涉足的电影人之一。这部影片是环球影业公司制作的。
目前一部正在接受审查的电影是迪士尼和漫威公司出品的《钢铁侠3》(Iron Man 3)。这部电影的一部分上个月在北京拍摄。据知悉拍摄工作的人说,拍摄是在中国官员的监视下完成的,电影公司曾邀请这些官员到片场,为影片的创作提意见。这些接受采访的人为了避免与政府及公司管理层发生冲突而要求匿名。迪士尼和漫威公司未接受采访。
另一部广为人知的电影是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它上周获得了奥斯卡奖的11项提名。这部影片比较顺利地通过了审查,但也因为一句台词而受到了一些阻力。影片中的一个人物说,“宗教是无尽的黑暗”。
“因为害怕激怒宗教界的人,他们对这句的翻译做了一些修改,”李安说。
总体来说,好莱坞正在转向讨好中国的奇幻片的制作,这些影片符合中国电影进口配额的规定。中国修改了其配额制度,允许更多海外影片在中国发行,尤其是3D影片和大银幕的Imax作品。
同时,好莱坞也尽力避免任何可能招致中国审查机构反对的题材或场景。这个审查机构由30多人组成,归手握大权的国家广电总局主管。
除此之外,一些电影公司也会私下里向中国官员确认,确保计划投拍的影片在审查上不会遇到困难——电影和中国无关。
电影审查机构对《纽约时报》列出的一系列有关审查程序和指导性原则的问题未予答复。
电影公司很快发现,要进入中国,一个诀窍就是在影片中采用中国演员、加入中国情节以及中国场景。但是一部影片越是关注中国,就越有可能触到飘忽不定的审查标准、不成文的规则以及陌生的政府力量,这些力量决定着这个国家大约1.2万个电影银幕上能放映什么影片。
科恩的木乃伊电影2007年在中国拍摄。这是一部历史奇幻片,讲的是1946年,一群外国探险家神奇地复活了一位古代暴君。电影的脚本事先经过了中国审查组的批准,他们只做了很小的修改,比如,这位皇帝的名字必须是虚构的。审查人员还警告说,这位古代的统治者不能与毛2泽2东有任何相似之处。
然而,影片拍摄完成送审的时候,中国人又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我们既无法预见到这个问题,也没办法修改,”科恩说:“西方的白人拯救了中国。”他说,虽然影片得到了批准,但其上映日期却被推后,直到它在世界其他地区公映之后,盗版也已侵蚀了一部分中国票房的收入,才被允许上映。
对于美国人来说,与中国审查者打交道基本上是远距离的,且隔着中间人。电影通常由中国合作方来送审,由中国的各种顾问来与中国官僚机构沟通,最后得到一个影片通过或被拒的结果。
但是,在中国拍摄电影的人通常认为,负责审查的官员在片场都有自己的耳目。“有时候,我们摄制组的成员会达到500人,”科恩在提到他的影片时说。“我并不认识每个人,也不知道他们都是干什么的,但我知道这个系统的运作方式,非常明显,一旦我们偏离电影脚本,他们不会不知道。”
2011年,经常替外国电影人与中国审查体系打交道的制片人甘敏中(Robert Cain)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称,他在上海参与了一个没按脚本走的爱情喜剧的摄制;导演增加了一场戏,一名临时演员装作电影观众,拿着便携式摄像机拍摄荧幕上正在播放的影片。
第二天,甘敏中和其他摄制组成员就被叫到了一名官员的办公室,告诉他们,电影因为其对电影盗版“幼稚”且“虚假”的刻画而被强制停拍。制作人员认为是摄制团队中潜伏的暗探告了状,他们只得道歉,才使电影得以继续拍摄。
电影公司都在争取经过官方许可的联合制作,即中国公司与美国制片方在投资和创作方面进行合作,因为这样可以绕开中国电影的配额制度,让发行方享有票房收入的43%,而不是分配给进口电影的25%。
《功夫熊猫3》等联合出品的影片,每一步都受到严格审查。剧本已经事先送审。科恩和其他人称,广电总局的人可能会出现在片场,监视任何可能不按剧本拍的情况。而且,虽然不是正式规定,但人们认为,这一次,中国批准的版本会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放映。在实践中,联合制作的影片常常会出现两个版本,一个给中国,一个在世界其他地方上映。
在《钢铁侠3》的制作过程中,关于中国势力是如何影响美国电影的问题展露无遗。该片定于5月3日上映。
迪士尼和漫威团队希望《钢铁侠3》能够获得联合出品的身份,部分原因是前两部《钢铁侠》系列电影在中国的表现很好。为了获得这个身份,迪士尼和漫威去年与北京的DMG传媒达成了一项协议,邀请该公司参与电影的制作和融资。
但他们采取了一种中间路线,似乎要限制中国干涉创作过程。他们没有提交完整的剧本,也还没有申请政府批准他们联合制作。他们试图展示出更好的合作意识,希望一旦在春季正式提出申请,政府会批准影片联合制作的身份。
在拍摄过程早期,制片人向审查人员做了一次展示,讲述了故事梗概、其他漫威和迪士尼电影的历史,以及在影片中加入中国角色的计划。
这部由沙恩·布莱克(Shane Black)执导的影片由此获得了原则通过,之后,制片方邀请官员到片场参观,官员们还见到了影星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
直到现在,好莱坞的管理人员才开始逐渐熟悉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及其工作方式。他们的一名顾问在近期的统计中发现,委员会共有37名成员,其中包括来自政府机构和共青团、妇联等团体的代表,还有电影导演、专业学者和行业主管。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是蔡赴朝,他近期成为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蔡赴朝之前在北京市担任职务时,曾招募1万名志愿者协助审查网站违禁内容,并参与了2004年查禁100万册非法出版物的工作,媒体对此进行了广泛的报道。
2008年,李安的电影《色戒》(Lust, Caution)引发了强烈反响。虽然删除了裸戏的部分,影片讲的战争时期爱情以及阴谋故事还是引起了官方的不安。之后,成文的审查标准在中国广泛传达,中国的电影制作人认为这是一次大整顿。
这些禁令有的非常宽泛,比如禁止载有违反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和危害社会公德的内容。有的则更具针对性:禁止恶意贬损人民军队和警察形象,禁止夹杂“凶杀、暴力、恐怖、鬼怪、灵异、超自然等内容”。
考虑到所有的标准,几乎每一部美国电影都有不符合要求的地方,可能除了梦工厂的父母辅导级动画片。(甚至连《功夫熊猫》也曾遭到一些中国人的反对,他们认为主角玷污了在中国备受喜爱的动物的形象。)
但一些曾与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打过交道的人表示,审查机构通常比较实用主义,似乎是在观众想看国际大片的需求和极力维持现状的政府之间寻求平衡。
例如,尽管20世纪福克斯公司(20th Century Fox)的《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精神主旨几乎是违反了禁止宣扬邪2教、迷信的规定,而且之前的《色戒》也惹了麻烦,但该片却成功地通过了审查,只对“宗教是无尽的黑暗”这句台词进行了修改。
对于美国人来说,最困难的是,尽管已经得到初步的批准,他们还要了解哪些内容可能会突然带来麻烦。2009年,索尼影业(Sony Pictures)及其合作伙伴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将《功夫梦》(The Karate Kid)的剧本提交给中国的审查机构审查,并顺从地修改了一部分故事情节,以便达到他们的要求。但据了解情况的人透露,影片拍摄完成后还是被拒了,主要是因为电影行业的官员看到影片中的反面人物是中国人,非常不满。
经过协商后,影片被剪掉了12分钟,最终得以上映,虽然比预期的时间晚一些。
美国的一些电影制作人表示,中国审查机构的禁令和由美国电影协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管理的评级系统的一些限制十分相似。但好莱坞评级委员会主席霍安·格雷夫斯(Joan Graves)却有异词。她说,“我们是世界主要国家中唯一在自愿基础上进行电影评级的。”
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表示,每一个大投入电影的制作人都会受到各方声音的影响,中国审查机构的介入只是其中之一。其电影《传染病》(Contagion)的部分片段是在香港拍摄的。
“我并没有感到在道德上受到侵犯,我也没感到愤怒,”索德伯格说。“听听人们对你的故事的解读,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