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国●地獄●人間

此世随心张不古,斯文犹自留在人。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标明(zt)及(ztweb)的文章均为转贴,对于其中牵涉到事件的真实性,本人概不负责!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改革才是硬道理(zt)  

2012-11-09 10:21:36|  分类: 金融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8日,所有的目光从美国选举转回中国。
 
中国面临着转型路径抉择。需要转型,已是共识,如何转型,众说纷纭。
 
需要转型之所以成为共识,是因为新旧体制的矛盾已经影响中国发展进程,这一影响体现在所有的方面,原材料的堆积、商品库存的增加、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GDP至上的政绩考核制度、环境难题,以及通过资金转移所表现出来的无所不在的信任危机。吴敬琏先生称为“两头冒尖”,即新体制和旧体制之间的矛盾,在20世纪的最后十年,我国通过改革开放,在原来的命令经济体制下开辟了一片市场经济的新天地。另一方面,原有命令经济的遗产还大量存在,现行体制尚不完善,是一种统治经济和市场经济双重存在的体制。旧体制挤压新体制,使得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无法通过市场办法得到及时纠正,并造成了一个普遍的寻租环境,导致社会经济运作成本居高不下。
 
转型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中国未来生存的大命题。
 
如何转型之所以众说纷纭,是因为在此前转型的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的争议,在摸着石头过河中出现了利益的不均衡,这并不奇怪,从不争论到争论,从所有人的终极贫困发展到探讨利益分配体制,这是中国的极大进步,中国是世界公认的脱贫最成功的国家,如果没有中国的脱贫,联合国的贫困数据将重回下行轨道。
 
争议集中于未来的发展模式,集中于利益分配。发展与创新是不变的真理。眼前的不平容易让人回到均贫富的时代,而遗忘所有的均贫富时代都是极端贫困的时代,贫困让人丧失尊严、幸福甚至生命,发展为未来的制度安排定下良好的根基。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于1943年在《人类激励理论》论文中提出个体成长从低到高的五种需求,生理上的需求,安全上的需求,情感和归属的需求,尊重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在温饱需求得到满足后,我们不能继续以温饱作为剥夺选择权的借口,那相当于剥夺每个公民的尊严,最终会让人失去安全感,使整个社会陷入焦虑不安的情绪之中。
 
以规范的法治为前提的市场化发展手段,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的活力,最大限度地减少寻租的空间,市场手段也许有缺陷,但我们尚未找到一种比市场化更好的配置资源的手段。理智的做法是,寻找到适合中国的市场化方式,堵住本土市场化发展过程中的最大漏洞,最大可能地抑制住市场化过程中不合公平、不合效率的结构。
 
作为中国艰难转型期的一个缩影,中国市场经济的重镇温州经济处于困境这中,以往的发展未能得到延伸,资源未能得到有效配置,资金进入房地产与民间借贷等领域,一度以金融泡沫掩盖了实体经济的式微,货币紧缩、全球经济下行之后实体经济、财政收入等捉襟见肘。
 
经济下行并不可怕,从一种模式转向另一种模式必有阵痛。改革创新才有生命力,如中国的金融业,需要各种各样的中介机构,需要文化金融、债券金融等各方面的专业人才,当旧的行业倒地之后,有活力的经济体必然诞生新的行业。放手让企业按市场的方式发展,建立市场的信用,各种问题自有解决之道。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致力于分配体制改革,并非均贫富的过程,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发挥人力活力、建立基本社会保障体制的过程。从家族、能力而言,人人并非生而平等,最大的平等是个体机会的平等,是个体的努力得到市场原则的公平评估。
 
一种流传久远的谬误,即市场化必然导致贫富不均。这一说法罔顾历史、缺乏逻辑,禁不起推敲。
 
贫富不均最严重的地区往往与低效经济、权贵经济伴生而来,无成本红利最容易滋生轻松钱、快钱、不负责任的钱,容易产生严重的贫富不均。以巴西为例,1968年到1976年巴西曾经有过奇迹式增长时代,国有大企业迅速扩张,增长速度达到11%,但随后巴西进入了20年的经济停滞,像日本一样失去了20年。如今,巴西的贫民窟日渐庞大,据该国国家地理统计局去年12月21日公布的数据,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巴西去年约有1140万人生活在贫民窟等各种条件简陋的居所里,占全国总人口的6%,相比于2000年增加了约75%。
 
市场模式并非铁板一块。著名的有新加坡模式,该国经济发展有目共睹,该国的国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占有很大比重,达到了三分之一强的地位,与外资经济一起并列为新加坡的两大主要经济支柱。但新加坡严厉的法制、企业内部运作的绝对市场效率优先,使该国成为寻租率较低的国家之一。市场绝不插手资源配置,绝不插手企业的具体经营,积极向国际开放,成为与香港一样的低税的金融贸易岛。
 
还有德国模式,德国是市场强国,但在行业配置等领域,政府拥有极大的权力,绝不会出现中国式的大规模钢铁四处开花的情况。同样的,德国拥有完备的法制体系、不容置疑的央行信用、以及对于产权的明确的保护,虽然没有大规模的风险投资,但德国的科研体系、地方银行、技术工人培训体系、以及对于人才流动的协议,足以支撑起德国各行业中小企业的发展,培育出各个行业的隐形冠军。
 
美国模式是另一种典型模式,他们通过金融业的风险分散体制,通过较低的福利、通过最大限度地鼓励企业创新,获得经济源源不动的内生动力。
 
中国的市场化是选择新加坡模式,还是德国模式,还是美国模式,如何总结各种模式的成功因素,继续成功基因,并且与本土的文化、企业现状有效结合,是考验国民以及领导者智慧之时。如果中国有幸,以开放包容、兼收并蓄的心态,将国际先进经验与传统的优质文化相结合,国家前途不容怀疑。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